主页 > C蹭生活 >「克莱普顿是神」 >

「克莱普顿是神」

2020-06-11
阅读指数:212

「克莱普顿是神」

1991 年三月,艾瑞克.克莱普顿四岁的儿子从五十三楼的公寓窗户坠落,撞向邻近一栋四十层楼的建筑屋顶,当场殒命。半年多前,克莱普顿的经理与两名巡迴演出的管理人员,死于一场直升机事故。为了让自己撑过身边接连而来的意外事件,克莱普顿埋首工作,替电影《迷途枷锁》(Rush)谱写歌曲,将自责以及对儿子的怀念,写成片中插曲〈泪洒天堂〉(Tears In Heaven)。

《迷途枷锁》没有得到太好的商业成绩,倒是隔年克莱普顿在《MTV 不插电》(MTV Unplugged)现场演出的空心吉他版〈泪洒天堂〉让人一听难忘;这张现场录音专辑发行后,成为全美最畅销的不插电演唱专辑,还让克莱普顿在那年拿下六座葛莱美奖(Grammy Award)。

克莱普顿能写能唱,但最动人的,还是他的吉他技巧:克莱普顿是目前唯一三度入选「摇滚名人堂」(Rock and Roll Hall of Fame)的乐手,2003 年《滚石杂誌》评选史上最佳百大吉他手时,克莱普顿名列第二,仅次于神级人物吉米.罕醉克斯—虽然对摇滚迷而言,罕醉克斯大约是个永远难以超越的传奇,不过对许多人来说,克莱普顿的技巧已经超凡入圣,事实上,在克莱普顿弹着电吉他展露头角的六零年代,英国街头就常见到一句涂鸦,「克莱普顿是神」(Clapton Is God)。

吉他技巧惊人的克莱普顿有时也会跨刀帮别的乐手伴奏;这些由克莱普顿伴奏的曲子里头,令人印象最深的有两首,巧的是,这两首歌也都与电影有关。

一首是菲尔.柯林斯(Phil Collins)创作演唱、克莱普顿担任主吉他手的作品〈我希望下一场雨〉(I Wish It Would Rain Down)。这首曲子的 MV 是一支八分多钟的黑白短片,场景设定在一个三零年代的戏院,戏院里的导演正在抱怨预演的舞者既不会跳舞也不会唱歌,舞台上一名伴奏乐手开口道:比利(Billy)曾在一个乐团里当鼓手,他很会唱歌。于是导演要比利试唱,比利开始唱起〈我希望下一场雨〉,在歌曲中,他化身成数部三、四零年代电影的主角,MV 里会看到当年的巨星以及这些电影的片段。MV 里的比利由柯林斯饰演,而那个向导演推荐比利的乐手,就是克莱普顿。

另一首则是 1992 年电影《致命武器3》(Lethal Weapon 3)的主题曲〈那可能是我〉(It’s Probably Me)。

〈那可能是我〉由史汀(Sting)、克莱普顿及麦可.凯曼(Michael Kamen)共同创作,录製时则由史汀担任主唱、克莱普顿弹吉他,由凯曼弹钢琴,并找来中音萨克斯风好手大卫.山朋(David Sanborn)加入吹奏。

《致命武器》系列电影第一集当中,由梅尔.吉勃逊饰演的主角马汀.瑞格(Martin Riggs)自毁倾向很明显,剧情也有些比较黑暗的部分,第二集完全转型成动作喜剧之后大受欢迎,第三集也延续喜剧主调,讲述瑞格与罗杰.墨陶(Roger Murtaugh,Danny Glover 饰演)这对洛城警探搭档的缉凶办案故事。虽然电影当中有不少笑闹桥段,但为电影谱写的〈那可能是我〉并不是轻佻欢快的大调歌曲,而是一首带着淡淡忧郁的小调,歌词聚焦在友情的某种无以名状,颇能符合电影里瑞格和墨陶之间的状况。

克莱普顿简单地刷出前奏,几个小节之后,史汀的声音响起:「夜变冷了,星变黯了/在冷冷的地面,你抱紧自己/你在清晨醒来,裹着件陌生外套/看不到任何人/你问自己:谁会照看我?谁会是我唯一的朋友?/这很难说出口,我不想说出口/但那人可能是我。」

〈那可能是我〉一曲,如此开始。

史汀接着唱道,「你的腹中空乏,饑饿如斯真实/而你骄傲得不愿行乞,笨拙得无法偷盗/你在城里梭巡,想找一个朋友/看不到任何人/你问自己:谁会照看我?有没有一个孤独的声音能开口让我自由?/我不想说出口,我不想说出口/但那人可能是我。」

早先以为歌词里唱的是「我必须说出口」(I have to say it),后来才发现其实是「我不想说出口」(I hate to say it),一字之差,巧妙地扭转了关于「友情」这东西的样貌—明明对方不见得是个好人、是个值得帮助的人,或者有时自己根本已经自身难保,但当自己认为对方是个朋友,理智上再怎幺不愿,仍可能不由自主地伸出援手。

一如副歌歌词唱的,「你不是我认识的人里最好相处的/我们也很难对彼此毫无隐瞒/有人会说我早该让你自生自灭,反正你只会让我难过/但如果有个人,只有这个人/愿意放下自己的人生为你而死/我不想说出口,我不想说出口/但那人可能是我。」

总觉得创作这首歌时,史汀、克莱普顿和凯曼或许想起了《致命武器2》当中一个尴尬、好笑、紧张又感人的桥段:墨陶坐在马桶上厕所,突然发现马桶下被安置了炸弹,拆弹小组做了必要处置后,瑞格不愿离去,坐在浴缸边缘陪着墨陶;墨陶想要道谢却说不出口,瑞格看着朋友,点点头说,「我懂,我懂。」

面对友情,男人有时是很软弱的—看看《水浒传》里那些豪爽的汉子每回与朋友道别时都要「洒泪拜别」就知道了—但交朋友并不是只有喝酒吃肉,要能在朋友有麻烦时,就算知道可能赔上自己的命还愿意出手帮忙,那幺在面对友情的软软时刻,这人也就是个硬汉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