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C蹭生活 >曾祥乐寄情佛学院‧身心富足 >

曾祥乐寄情佛学院‧身心富足

2020-07-16
阅读指数:751
曾祥乐寄情佛学院‧身心富足曾祥乐的名字就像塔信仰的宗教一样,祥和、和乐。他前半生的时间和精神都驰骋在运动路上,当体育老师、当田径教练、当运动会领队……带领着一批又一批的学生在运动跑道上冲刺;训练出一批又一批的学生在各项球赛中获奖无数,不知不觉错过了自己该成家的年龄。后半生时间他寄情于佛学上,为佛学院尽心尽力,出任乐龄之家主席,给无依无靠的老人一个栖身之所,乐龄之家里的老人们见到他都会起立双手合十问安,就像学生见到校长一样,大家都称他为“Master”,显见他在这些孤老心目中的德高望重。今年已经72岁的曾祥乐单身心富足。潜心向佛、茹素多年的他退休后的生活并不会无聊,皆因他心中有佛……在槟城佛学院见到精神翼翼的曾祥乐时,还不晓得他刚于不久前才接受人工膝关节手术。72岁的他年轻时可是运动健将,也是学校的体育老师,退休前是某小学副校长,掌管学生课外活动,每年槟州学联运动会都会见到他的身影,每天不是忙着到教育局开会,就是在体育场上锻炼学生的体能,再不然就是带领着运动员出外参赛。“我年轻时候,运动几乎佔据了我的生活全部,田径、篮球、羽球、乒乓、排球等多项运动都是我的强项,每天不是被教育局学联运动会叫去开会,就是带学生出外参赛,很忙,都忙在运动上。”养生之道保持运动量、茹素老当益壮的曾祥乐,除了最近动过人工膝关节手术外,身体都非常健康,就连老年人最常见的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胆固醇,他都没有!“我每年都有做体检,除了之前膝盖的`油’用尽外,其他都很正常,没有超出健康指标。”他带着自豪的微笑说。热爱运动的曾祥乐过去都保持着一定的运动量,退休后则把心思转移到宗教信仰上,热心参与佛学院活动,并开始茹素,追求健康饮食和养生之道,他说自己并不是刻意为了保持身体健康才运动或茹素,只是相信长期运动的习惯,加上近年开始吃素,是让他身体健康水平都保持得很好的主要原因。曾祥乐从1970年由雪兰莪州调回槟城直至退休,都留在槟城体育领域里没离开过,他出任过学生课外活动主任,也担任槟城学联运动会主席,再加上读书时代就已经是田径好手,杰出的运动背景让他在教育界更积极地推动体育运动,包括篮球、羽球、乒乓、排球,还有童子军。佛学院掌厨除了鲜明的体育老师形象,宗教信仰也是他的生活寄託,他从1958年开就始参加佛学院活动,1981年退休后,就到佛学院来帮忙,当了逾三十年的佛学院总务,他视佛学院为第二个家,每天大清早上就来佛学院报到,有时会陪比邻的乐龄之家老人散步做体操,或每週二带领着老人们诵经听佛,逢初一和十五或有佛教大型活动,他这总务还负起了厨师任务,一早就到佛学院后部的厨房去掌厨!“我从小就会下厨煮给弟妹吃,只是过去煮的是荤食,吃全素后我平常就会到外面的素食馆解决三餐,每逢初一和十五或有庆典节日我也会在佛学院的厨房里帮忙下厨,一个人应付五六十人的份量都可以,炒麵、炒米粉或炒菜都没问题!”访问结束后,曾祥乐带我们到佛学院的厨房去参观,并亲自炒了一大锅麵请我们吃,在厨房里帮忙洗菜準备材料的义工阿姨们也对我竖起拇指说:他炒的印度麵更好吃!下次叫他炒给你吃!帮忙主持公道老人尊称Master附属槟城佛学院的乐龄之家,提供无依无靠的贫孤老人一个栖身之所。它当初的筹办和兴建,曾祥乐是推手之一,兴建过程的设计图,曾祥乐都有参与提供意见,建竣后的乐龄之家拥有完善的复健室、宽阔洁净的食堂,还有电视机、缝纫机的休閑室,以及电梯等设备,曾祥乐可是功不可没。身为乐龄之家主席,那里的工作人员和三十几位老人都叫他“Master”,就像学生遇见校长一样,恭敬听话,就连吵架了也要找他来主持公道。“老人家很多时候也像小孩一样,没有精神寄託,住在一起久了会互看不顺眼,常常就为了鸡毛蒜皮小事吵起来,或搬弄是非搞得翻脸不理睬,乐龄之家刚开始时,三不五时就有老人跑来投诉这个那个,要我去主持公道,令人啼笑皆非。”曾祥乐说,乐龄之家可容纳逾两百名老人,住进来的老人三餐都会有人準备,行动自由,也有医护人员和工作人员的照料,但条件是他们必须是无子嗣的孤家寡人,并接受素食。他感慨地说:“很多老人一听到要吃素就不要住进来了!现在有越来越多年轻人懂得吃素的好处,反而是老人家还有不少是吃不了长素。”晚年学佛人看得开目前和姐姐同住的曾祥乐,学佛让他把很多事情都看得很开,他说,他的晚年人生没有烦恼,每晚都是一觉到天亮,年轻时的运动精神培养出规律的生活,学佛则让他对生老病死抱持豁达的心态,虽然孤家寡人没有孩子,不过心态上却把持着运动员该有的正能量,对老人家的种种问题也能将心比心的去处理。失去动力健康状态愈下他说,很多老人其实是可以把自己的身体调理得更好的,但就是因为心态倦怠,有时间也不愿多做运动,宁愿躺在床上哀叹人生,把力气拿来和人吵架结怨,却懒惰走出去参与社交活动,或为自己多做些伸展运动,久而久之,生活就越来越孤独,健康状态也每况愈下了。“就像乐龄之家的老人,我常常在早上要他们过来佛学院走动,就当是运动身子,佛学院每週二、四、六有晚课诵经,每週三我也会亲自带乐龄之家的老人参与佛法,共沾法雨,乐龄之家和佛学院毗邻,只是数步之遥,但这几步路还是有人懒惰走过来,对生活失去动力。”他失笑的说:“小孩子尚且还会听大人话,老人家往往是冥顽不灵。除非他们自己愿意,也意识到有责任把自己生活照顾好,否则很难让他们听从配合。”打造安逸乾净空间乐龄之家于2004年开始兴建,2006年落成,2007年开始有老人住进来,最高峰时期,那里住了35名老人,如今其中两名经已离世,目前有33名老人。这七年来,曾祥乐也费了不少心思在乐龄之家的设备上,包括筹款和找赞助商捐助,希望给老人们打造一个安逸乾净的晚年空间。物理治疗室设备完善乐龄之家里有一间物理治疗室,里边设备几近完善,当中不少是曾祥乐找来捐助支持。“老年人需要的东西,我们能做到就儘量去帮助,但更多时候也要老人自己也愿意配合,包括定时定点的做运动。”当过体育教练的他一直感叹老人都懒惰起身动动身子,宁可无所事事的坐着或躺着过日子,也懒得给自己安排活动,不只对身体不好,也失去了生活的意义。年轻时即参与佛学院曾祥乐直言,他在退休时并没有特意安排老来的时间活动,一切都是随着因缘际合,自然地在进行着。从年轻开始就参与佛学院,所以当老来退休后,有了更多时间,自然的就想多帮助有需要的人。有能力有空閑多做善事“人不能想说退休了就甚幺都不做了,始终还是要出来走动走动,接触人群。年轻时尚可说忙于工作,没有太多私人时间,现在既然还有能力也有空閑时间了,就不妨多做善事吧。”访谈结束前,他不忘补充说:“佛学院和乐龄之家现在都欠缺杂工和护士,如果有退休人士或退休护士想找兼职或打发时间,欢迎联络我们!只是因为我们是非营利团体,给的酬劳也许不比外面高,但这是一份有意义的工作,如果不把酬劳看得太重,其实也就是在行善。”/副刊‧报道:黄碧丝‧2014.06.13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