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素生活 >璀灿背后@吴蚊蚊 >

璀灿背后@吴蚊蚊

2020-07-24
阅读指数:888
闲游泰国.懒懒吴蚊蚊的即时旅游见闻.心情.游记.小故事。

泰国水灯节直击( 万人天灯活动)

璀灿背后@吴蚊蚊

为了佔个好位置,晚上七时才开始的天灯活动,一行人下午三点就到了。因为怕塞车。一到步又热又烫,只一片大草皮,在想怎样才能撑到晚上。怎知走到会场中心,遍地都是吃的啊,人山人海,一家大小;又有各种穿着五彩传统衣服的妙龄女郎和年青壮健的工作人员。想买杯咖啡喝,才知道场内所有食物都是免费的。实在太高兴了,就像小时候去的那些摊位游戏嘉年华。

那是专门给小朋友的免费活动,但要事先拿门票才能入场。现在已很少举办了;可能因为现在的小孩只会玩电子产品,大热天排队,又要玩益智游戏,应该没多少港孩要去?游戏赢了储够分数可以去换各种贴纸文具和毛公仔。有些要动脑筋背生字的游戏我很在行,通常都可以赢到好多文具和礼物套装。家里没钱买,我这小学蚊就靠着不断的参加摊位游戏,为自己赢得不少战利品,都玩上瘾了。几乎每次在周边地区举行的摊位游戏,都会有我与弟妹的背影。排队排得大汗淋漓,但还是从早上11时,一直玩到6时,直至所有游戏都玩光,礼物都换完。有次,嘉年华在一个较偏远的地方举行,我还是千辛万苦的坐车去了。怎料一个男工作人员认得我,问「怎幺每次都见到你呢?你是很喜欢这些礼物幺?这些是为了穷苦的小朋友而办的。」喂喂喂,你怎幺就知道我不是呢?所以我一直以来,才那幺拚命的默默的,自己带着弟妹,安静地挤在人潮当中。我是用自己的努力,以正途去换取一些想要而又得不到的东西啊。但小孩经不起大人或是无心随便,却又自以为是的一句话。擦的一声我的脸红的通透,既委屈又不好意思,没说一句话,只得征征地拉着弟妹走了。自始以后也就不敢再去。

说回正话,因为有免费食物,大家也是使劲在排队。说说笑笑,边吃边排,又是每个食物小摊都走遍,所以才令人想起小时候的那些嘉年华;久违了的兴奋。有咖哩粉,猪红麵,炸香蕉,鱼蛋,椰子糕,炸鸡蛋…草地上满满都是野餐的家庭。而经过的每个人,都笑容满面地打招呼。

璀灿背后@吴蚊蚊

璀灿背后@吴蚊蚊

璀灿背后@吴蚊蚊

工作人员个个漂亮友善,特别是女生,都很高瘦又有身材。有些穿少数民族的服装的摊位,肤色健康的小女生们个个牙齿亮丽;笑容可躹。我想如果香港要搅这幺一个嘉年华,也很难同时找出百个又高又美的纯天然青春少艾吧? (那些假面假胸o靓模不算,ok?大家也不要阴谋论,没有人妖啦)我不断拥抱其他美少女们合照。我说,要找女朋友,找泰国少女吧,可爱温柔又有礼。遇上不懂英语的,也很热心助人。

璀灿背后@吴蚊蚊

璀灿背后@吴蚊蚊

同行的旅伴又再出去吃东西,我躺在草地上,呆呆看蓝天白云。看着看着竟不小心睡着了。一觉起来,发现自己就睡在正中间,无人理会,很是滑稽;舒服是当然,可是给虫蚁咬了一身。滚着滚着不知不觉天黑了。人愈来愈多,万人天灯嘛;都拿着灯挤涌着期待着。

璀灿背后@吴蚊蚊

璀灿背后@吴蚊蚊

有些参加者,在大会宣布开始前就放灯,天空上零零星星的天灯,伴着佛音。突然有几盏燃烧起来下坠掉往人群处,不少女旅客在大声惊叫。工作人员用无线对讲机,以绿色的射灯照住着火的天灯,赶快跑去接。如是者,在唸经的一小时内,工作人员不断奔波「救灯」。有几个挂在树上立马熊熊烧起来,白衣人又是跑去扑火。大家才得安心地听梵音。活动终于开始了,无数的烛台,来了一堆堆的青年快手快脚地点火,让大家作点灯之用。

璀灿背后@吴蚊蚊

璀灿背后@吴蚊蚊

璀灿背后@吴蚊蚊

八时正,一声令下,所有人一起放灯,一二三,漫天飞舞啊!又要叫又要拍照又要拍掌又要欣赏,自己亦要放灯。那惊叹的一瞬间叫人手忙脚乱。

感动完毕,人潮散去,出去想找车回旅馆,见到送我们来的老司机在等着。由我们住的地方到放灯现场,大约五十分钟;下午三时到达,如果包车来回要二千铢,毕竟要人家等五小时。同行的人以为车会很多,随便截一辆走便行,只随口敷衍那老司机,叫他先走;有需要晚上才打电话叫他来接。可电话没打他自己就来了。晚上九时,他还说不好意思来晚了些,因为塞车。举目一看,大部份游客都是包团包车来的,当地人自己开车,哪有几辆车让人截?

同行者跟老司机讲价,「是跟之前来一样,400铢吧?」老司机特意开辆空车来,笑笑想了一下;女生们继续七咀八舌,「四百,就四百吧好不好?」老司机仍是笑着投降说好。我忍不住说,给他五百吧?毕竟他那幺守信用来接我们了,要不是他我们不知要等多久才有车。「他都同意了,为什幺要多给他钱?」「但他很诚实呀,善良的人不是要多鼓励幺?每人才多付20铢不够。」我平时也很喜欢讲价,买东西叫人家少收几十铢是平常事。但今次不一样。

我跟男生们讲,法国人说「好啊,我还不介意给他六百,这阿伯人很好。」

就这幺说好了。一上车,才几分钟,竟下起倾盆大雨来;横风横雨,捲起树叶尘埃,坐在车上雨也一直打进来。这「两条车」车尾没门,我们打了一把伞挡住。车上人都在讨论,是不是刚刚和尚唸经,所以风雨先不来?一放完天灯,立马风云变色,很神奇。我想的却不是这个,刚想开口;法国人先说了,「好在这司机来了,要不我们一定被雨淋死。」还好有两三个人跟我想法一样,要不然怕是显得我太虚伪不合群。老司机发现我们多给他钱,「是多给你小费。」刚才拚命砍价,他没想到;笑得眼睛只剩条缝。

万盏天灯很美,那震撼悸动还未过去。但我们为什幺要在路上,要过人家的庆节?只为眼睛想旅行?还是在世上一直寻找美好,感谢一些人让我们的旅途更愉快?满天星火,加上这些温暖的小故事;每一个笑意迎人;天灯只是点缀,我更记得发光是的人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