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素生活 >磨米浸泡‧发酵风乾‧杨景明製水粉40载 >

磨米浸泡‧发酵风乾‧杨景明製水粉40载

2020-07-27
阅读指数:903
磨米浸泡‧发酵风乾‧杨景明製水粉40载从出生到现在75年来一直都住在槟城浮罗山背新路头港口的杨景明,过去40年来都在生产祖母时代的护肤品Bedak Sejuk。这个被称为“水粉”的古早美容品,不只是峇峇娘惹的最爱,华巫印人使用的也大有人在。杨景明从30岁开始製作水粉,到今天仍不言休。他在浮罗山背深居简出,已经多年不曾入城,除了年轻时去过极乐寺外,升旗山和关仔角这些名胜地他都不曾踏足过。不过他的照片却遍布世界各地。此言何解?他幽默地说:“因为来自世界各国的游客来看我製作水粉时都会和我拍照,所以,我的照片也算是跟着他们到处去吃风了!”杨景明背有点弯曲了,皮肤也被太阳晒得黝黑发亮,岁月的风霜爬上了他的脸,白髮苍苍显出老态,但他的脚步并不蹒跚,长年打着赤脚、裸着上身在炎阳底下劳动,还有一身硬朗的老骨头,经得起雨淋日晒。他说已经习惯了劳动,要是一天不工作就会浑身不自在。老当益壮的他若是閑下来,伤风感冒就会找上门来。他就是过去40年来天天和水粉为伍的水粉伯杨景明,现年75岁,经营“联成水粉公司”已经有逾40年的历史,他製作的水粉还批发给城里的一些商店售卖,这样较有规模生产和批发的水粉公司,在槟城也许就只剩下他一家。水粉是古早人的SKII水粉可说是古早人的SKII护肤品,阿祖时代的美容产品。它白白粉粉,可以做成方块状,也可以製成圆粒形,只要把一两颗放在掌心,加一点水它就会溶化成粉浆,敷在脸上,清凉爽快,还有去油美肤的功效,男女皆宜,只是它在现今的市场已经买少见少了。杨景明这一生就只在浮罗山背生活,极少下山进城。他早年捕鱼维生,也曾是养猪人家,同时还做峇拉煎卖了10年,虽然身兼多职,但收入还是不稳定,31岁那年,他开始兼做水粉,并放在几家商店寄卖。后来立百毒病爆发,养猪场关闭,峇拉煎也不做了,就只保留水粉这一行坚持做到今天。访问的那天早上,如果按照他的日常生活作息,他理应忙着干活,只是因为那天刚好下了一场雨,太阳不见了老半天,水粉伯才偷得半日閑,坐在屋里的懒椅上悠哉地抽着烟草,娓娓道出水粉的製作步骤。“做水粉其实不难,只是要準备的工夫很多,又很花时间,赚的利润也不高,现在的年轻人是不会愿意去做的。”凭经验拿捏稠度每天早晨吃过早餐后,杨景明就会到屋后去检视浸泡发酵中的碎米,每桶都有贴上泡浸的日期,一个月后期满就会把它们清洗磨成浆,然后再用自製的纱布袋过滤一轮,主要是让米浆更细滑柔润不留残渣。“要是下雨无法开工,就争取时间在屋里做包装工作,总之,我们每天都会有很多工作要做,閑不下来。”一般上,磨过和过滤出来的米浆在隔天就会结成硬块,杨景明会把它们取出来,再带到屋外继续完成“后期製作”。要晒得够亁才耐用所谓的“后期製作”,就是再加水软化,调校到刚刚好的稠度,才正式倒入特製的水粉印模里,一粒粒水滴形状的水粉就通过印模产生了,然后才带到炎阳下晒乾。“要晒得够干才可以装进瓶子里,这样才不会发霉,经久耐用。製作的时候,稠度也要拿捏得刚刚好,否则如果太多水份,晒乾后就容易裂开,这些都是要凭经验去做啦,也要一直注意天气的变化。”他非常认真地说。欢迎游客上门参观最近几年,乔治市掀起复古风,那些逐渐被遗忘的传统手工业都被重新定位,变得很珍贵。杨景明的联成水粉公司也开始受到关注,他的水粉被政府列入槟城旅游景点手册内,吸引了国内外电视台拉队前来拍摄其製作过程,使大半辈子深居简出的他声名大噪起来,各地游客纷纷想前来一探究竟。其实水粉伯的工作地点就在自家的门前和屋后,因为产品有批发给城里的商店卖,所以每次製作生产的水粉都以数百公斤计,可是他的公司就只有两名员工,一个是太太黄秀聪,一个就是他本人了。至于住在附近的3名儿子,因为平日都要上班工作,只有在週末的时候才会过来帮忙。开设面子书专页越来越多游客上门参观,杨景明并不排斥,反而很乐意分享,只是要一个75岁的老人家每天对着好奇的游客回答问题确是有点为难,所以当有越来越多的人想组团到其家里来参观时,其幼子杨松进就会代表父亲安排接待事项,也为父亲的这门黄昏手工业设立了面子书专页。“因为每週末都会有大批游客来参观,尤其在学校假期,还有不少学生组团到访,人多场面很混乱,也会影响我们的工作,所以最好先和我儿子联络,预先安排时间吧。”他说。水粉90%靠手工製水粉是以碎米酿製而成,成本并不高,只是製作过程费时也费力,準备工夫也繁琐。製作水粉的过程,90巴仙是靠手工,唯一用到机器的地方是磨米的时候。单是从碎米浸泡清水开始至发酵,就需要至少一个月的时间。接着还要清洗才能磨成浆,再把磨出的浆过滤,然后挂起来风干一夜,隔天再加水调校出适当的稠度后,才能正式製成粒状的水粉。完成所有步骤后就要把半成品带到太阳底下晒乾,确保它完全凝固风干后才能入瓶,批发出去。要看天气开工“以前没有机器,都是要用人力推磨把米磨成浆,也没有特製水粉印模,都是靠人手一点一滴的做出小小粒的水粉,那时的生产量也不多,还要看天气开工。”在杨景明的屋后,摆放着一桶桶经浸泡发酵的碎米,每桶都有约30公斤。浸泡在水里的碎米久了自会发酵,并散发出一股难闻的酸馊味,所以每星期必须换水一次,直到一个月后才开始把已经发酵成熟的碎米用机器磨成浆。水粉行业扬名海外四十年如一日默默重複做着越来越少人问津的工作,杨景明从没料到这个已近黄昏的行业反而在近年爆红起来,唤起人们的好奇,变成了观光客参观的景点!这些年,到其家访问的电子媒体包括有来自香港、韩国、新加坡和本地的电视台,还有部落客和脚车队友,以及学生组团上门参观,让不曾出远门的杨景明声名远播至海外。列入观光景点指南手册“不知道甚幺时候开始,政府把我的`联成水粉公司’列入了槟城观光景点指南手册里,我也是从外国游客口中知道的,他们说是从机场取得旅游指南手册后才找上门来。”杨景明的家就建在浮罗山背的新路头港口,和浮罗山背大街还有一段距离,要不是有人指引,外地游客无事都不会经过该处。“不久前还有一名独自背包旅行的洋妇顶着大太阳揹着大背包从浮罗山背的大街走路到我家,她不知道从大街到我这里原来还有6至8公里远啊!”水粉伯看了于心不忍,待她参观完后,叫儿子开车把这位来自英国的游客送到巴士站。乐在其中不言苦杨景明有三个儿子两个孙子,儿孙都住在隔壁。老屋外面有一片空地,就是杨景明每天开工晒水粉的地方。“订单多的时候,就会叫儿子都过来帮忙赶工,这是不能靠机器代劳的,都是讲手工。”看他每天在屋里屋外忙进忙出,又站在太阳底下干活,又蹲在地上包装,一点都不觉得辛苦,反而乐在其中。他也非常重视自己产品的质量,从不马虎将就。焦黑裂开都不能卖“水粉是白色的,如果焦黑就不要入瓶卖出去。水粉要是裂开了,或是形状大小落差太大也不能卖出去。”他非常认真的看待自己的手工产品,即使一瓶售价不过几令吉,最贵也不会超过十令吉。随着越来越多的游客到访参观,杨景明不讳言多少会影响了他的日常工作进度,为了让组团到访的学生有亲身体验,也会收费开放让学生自己亲手製作水粉,只是学生的作品拿出来往往都“惨不忍睹”,最后都要丢弃或重做。Perniagaan Bedak Sejuk Lean Seng面子书专页https://www.facebook.com/pages/Perniagaan-Bedak-Sejuk-Lean-Seng/137103643067738?fref=ts /副刊‧报道:黄碧丝‧2015.01.09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