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素生活 >《唐伯虎点秋香》、《九品芝麻官》的幕后功臣 >

《唐伯虎点秋香》、《九品芝麻官》的幕后功臣

2020-06-10
阅读指数:799

在台湾,谈到武侠电影,你脑海里可能马上浮现出来的是金庸、徐克、黄霑等标誌型的人物,但还有一个人,在你听过他的配乐后,会有一种「原来这些曲子是他做的!」的恍然大悟感。在李连杰饰演的武侠电影里,他将江湖侠客的豪迈柔情衬托得淋漓尽致。在周星驰的电影里,他的配乐同时诠释了小人物的戏谑和趣味。你或许没听过他的名字,但一定听过他的作品。

他叫胡伟立,这个出生于上世纪三十年代的配乐家,在他的前半生,一直在大陆从事创作与音乐教育,直到1986年到香港发展后,正好搭上了香港电影辉煌的黄金时期。在他1997退休前的短短十余年间,这个音乐底蕴深厚的配乐家,共计为上千集港剧以及百部电影创作配乐。他用音符构建了港式配乐的符号形象,伴随着观众的成长,这些旋律历久弥新,成为烙印在心中的经典且难以忘怀。

《唐伯虎点秋香》、《九品芝麻官》的幕后功臣
胡伟立
50岁赴港,为了生存无所不用其极

胡伟立于1960年从北京艺术师範学院毕业后,有二十多年的时间都在大学从事音乐教育,于此同时,也进行了大量的创作及演出。从音乐本科出身的他,过着扎实的从业生活,在国内的音乐圈已经小有名气。不过他是个不太喜欢重複的人,对他来说,已经创作出来的作品就不再眷恋,所以在1986年,他选择放下过往,离开大陆赴港投身影视创作,当时他已经快50岁了。初到香港的他一切陌生,只好从零开始。

为了在当地扎根,他什幺事都干,第一份工作是去舞蹈学校为小孩的芭蕾舞伴奏。其它伴奏者都是带着一堆乐谱上阵,甚至带了录音机,以防找不到谱的时候还能直接播放之前弹奏过的音乐,只有他空手去。「我不用谱子,我的谱子都在脑子里了。」他说。

在课堂上,学生做什幺动作,他都能弹出相应的曲子来配合,旋律信手捻来,毫不费力,深厚的功力,也是源自于过往几十年的累积。除此之外,钢琴家教、小提琴家教、表演伴奏等他都做过,直到三个月后,透过在香港立法局工作的哥哥引荐,他进了TVB香港无线电视台。

为了在香港存活下来,胡伟立在TVB为数千集的戏剧作曲配乐同时,并没有停止接案。他除了担任香港泛亚交响集团副首席,还创作了大量的广告、流行音乐与影视配乐作品,生活过得紧绷且完全没有休假日。像《太极张三丰》、《新不了情》、《醉拳2》、《唐伯虎点秋香》、《九品芝麻官》、《济公》、《鹿鼎记》、《中南海保镖》、《破坏之王》、《新上海滩》等近百部的电影配乐都是在那段期间内创作出来的,像在为《东方不败》创作配乐时,曾连续72小时没阖眼,从看片子到音乐段落的设计、配曲、录音到找人唱歌及后製,一气呵成。这种高强度的工作状态持续了数年,胡伟立自己的结论是:

不挑食,天地万物皆为创作的养分

他听的东西很杂,对声音有海量的容纳度,从古典到民间,不管是什幺类型的音乐都听,对民族乐器也很熟。在音乐创作上,胡伟立奉行的是「拿来主义」,在借鉴东西方的音乐元素时,一切为我所用,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对于不熟、没把握的新元素,他会先搁置一段时间,等琢磨透了,发现其中的精华后才会拿来使用,在有把握自己对该音乐元素够熟悉前,只要听就好。

不过对他来说,西方的许多古典作曲家对他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像在电影《唐伯虎点秋香》里,伪装成乞丐的唐伯虎在秋香三笑回眸后,恋爱感飙升,当时的背景音乐正是〈三笑哈利路亚〉,这首曲子正是结合了韩德尔(George Frideric Handel)为神剧《弥赛亚》所创作「哈利路亚」(Hallelujah)。

在民族乐器的使用上,为《黄飞鸿之三:狮王争霸》创作主题曲时,在黄霑已建构好的「男儿当自强」主旋律中,胡伟立在里面新增了唢吶作为配器,呈现出戏里面的壮阔悲昂,由林子祥唱起来更是热血。

在其他音乐的融合使用上,像《济公》的片尾,降龙尊者在接受加冕仪式时所创作的配乐,正是使用法国轻音乐大师波尔・玛丽亚(Paul Mauriat)所改编的〈Un Banc Un Arbre Une Rue〉,这段音乐同时也是香港小姐比赛的大会背景音乐,胡伟立利用这段音乐的选美使用背景,设计在《济公》加冕仪式的配乐上非常恰到好处。

坦率与不纠结,琢磨出与导演们的好默契

拥有海量作品的胡伟立,合作过的导演不计其数,其中合作次数最多的莫过于徐克、周星驰与杜琪峰。其中以徐克与杜琪峰对音乐的要求最为严格,而他们的共同特质在于「清楚不要的是什幺」,所以在与导演们的合作中,胡伟立会花时间去揣摩导演的心思,猜想他们可能真正要的是什幺,然后再写相应的音乐让他们挑选,这是个费工的活,不过这就是配乐的日常,合作久了,双方有了默契,揣摩的时间也会变短。

从这段徐克帮胡伟立自传《一起走过的日子》所撰写的推荐序中,可见一二。

而在周星驰的作品中,周星驰会提出一些demo供配乐参考,针对这些音乐讨论所激荡出的火花,让双方相当享受配乐创作的过程,在周星驰的作品里,没有大人物的飘渺与至高无上,反而更多对世俗的小人物的自嘲与底层生活日常,两个人的合作相得益彰,周星驰用表演刻画小人物的内心悲喜,而胡伟立则是用音乐表达人物的欢快和悲戚。

突如其来的桥段,意外成就创作的天马行空

让他印象最为深刻的一次合作经验,是在《唐伯虎点秋香》周星驰即兴打击唱数来宝那段。那场两分半钟的戏,照一般製作流程,应该先录音,演员再根据这段事先录好的节奏演出,但在香港电影产量高峰期,一部电影的产製期间很短,尤其是喜剧,许多即兴的桥段都是在拍摄现场发生,所以这段是在拍摄结束后,才进到配乐的环节。

光这两分半钟的片段,胡伟立就看了几十遍,据他所述:

音乐是一辈子的事,一生在五线谱悠游的老顽童

胡伟立在1997年退休后,便移居加拿大,但退休的他没有停止音乐创作,像徐克的电影《狄仁杰之神都龙王》、《龙门飞甲》都是在他退休后的作品。除了持续帮许多导演创作配乐外,兴趣广泛的他,让他的退休生活过的丰富充实。在他的部落格还可见大量关于日常生活与音乐相关的纪录,他也喜欢运动,现年的他已经80岁了,岁月并没有限制他在音乐上的发挥,有深厚底子的他,在传统乐器与现代电子作曲技术上更加游刃有余。就如同他在微博的自介所述:「一辈子都喜欢音乐的老头儿」,这是他对自己人生最实在的注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