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Z生活历 >管理层遭鬼遮眼?牺牲未来的巫师,早已将自己推向绝望深渊 >

管理层遭鬼遮眼?牺牲未来的巫师,早已将自己推向绝望深渊

2020-07-28
阅读指数:925

华盛顿巫师已经将未来掌握在手中了,这是相当委婉的说法,实情就是华盛顿已经锁死了薪资空间,未来很难再从自由市场主动进行操作。John Wall、Bradley Beal和Otto Porter三份亿元合约佔去大部分的薪资空间。

管理层遭鬼遮眼?牺牲未来的巫师,早已将自己推向绝望深渊 除此之外,巫师因为薪资上的问题将他们自己置于联盟最难以交易的位置。Marcin Gortat和Ian Mahinmi都凭自身的能力证明了自己是好球员,麻烦在于他俩加起来接近3000万的年薪,然而他们几乎不可能同时上场比赛,这将是不可调和的矛盾。

如果说有什幺办法能让巫师的板凳阵容更加平衡,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指定轮替顺序,其代价都是巫师无法负担的。Mahinmi是去年夏天巫师能利用自己薪资空间得到的比较好的球员,在去年NBA经历了从未有过的自由球员大溢价的前提下。

管理层遭鬼遮眼?牺牲未来的巫师,早已将自己推向绝望深渊 对巫师而言,在还有薪资空间的情况下拿下最好的球员(他们计划在明年续约Porter,压榨所有的薪资空间)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这仅仅是提高巫师队上限的其中一种方式。Beal和Porter都只有24,Wall不到27,上赛季他们一起赢下了49场比赛。他们还处在进步过程中,但是在巫师板凳如此难以依赖的情况下,以三人组为核心的巫师能否超越克里夫兰和波士顿还是个疑问。

从概念上来讲,板凳深度在季后赛并不是那幺有价值,因为像Wall和Beal这样的球员一场比赛要打接近40分钟。但是糟糕的板凳深度同样无法保证季后赛的稳定,糟糕的板凳球员会被移出季后赛的轮转名单,从而使他们的队伍缺乏灵活性。这就是华盛顿目前面临的难题。

过度依赖Wall、Beal、Porter和Markieff Morris,理由仅仅是因为队中除了中锋以外的板凳球员不值得信任。即使这些核心球员继续打出职业生涯最佳表现,也不代表他们能负担得起在季后赛的一时低迷,甚至面对阵容上不利的结果。

管理层遭鬼遮眼?牺牲未来的巫师,早已将自己推向绝望深渊 21岁的Kelly Oubre,和25岁的Tomas Satoransky,他们已是华盛顿相对较好的板凳球员。休赛期的其余补强:Tim Frazier、Mike Scott和Jodie Meeks,都是鉴于华盛顿现今薪资状况所能获得的最好的引援,但却毫无亮点。他们中的任何一位,几乎无法在某个晚上站出来拯救球队,但是还算得上能支撑球队的结构。

Scott Brooks需要能围绕他的计划做出贡献的球员。如果Oubre的外线能更稳定的话,他会成为这种类型的球员;他的防守和积极性值得称讚,但是对手会非常高兴的看到只有30%命中率的球员在外围投射,而不是被Wall的切入搞得焦头烂额。

Porter的成长也许可以给人一些鼓舞。四年的时间,Porter的外围投射命中率从19%跃升至联盟前五,他出色的表现也为他赢得了4年1.07亿的续约合约。Porter比Oubre有更多的辅助技巧,但考虑到他们角色的差异这一点不是大问题。Oubre如果希望他能更具威胁的话,简单不失为一种适合他的方法。

管理层遭鬼遮眼?牺牲未来的巫师,早已将自己推向绝望深渊 最适合Satoransky的角色则有些混乱。捷克人被用作一名控卫,运球的同时观察队友,尽力去为队友创造哪怕一点点的优势。问题在于,如果他的运球无法突破防守球员,假动作不能让防守球员迷惑,同时缺乏更广阔的球场视野时,这种做法就很有侷限性。Satoransky那6呎7吋的身高至少给了巫师更多的选项,也许控卫并不是最适合他的位置,即使他在这个位置感觉最舒服。如果Satoransky将他定义为功能型侧翼,也许这条路更适合他;Garrett Temple为巫师效力了四年,他甚至没有一点传球的感觉,但他在这个位置就乾的不错。

诀窍是让Satoransky舒服的找到无球的节奏并把他培养为一名得分手。在上赛季至少打了700分钟的球员中,Satoransky的得分效率名列倒数第六(每36分钟7.7分),与Andre Roberson、Dorian Finney-Smith和DeAndre Liggins等防守专家为伍。对于一名时常处于较低防守压力的球员来讲这相当不妙,更何况他不可能有像上季那样多的组织进攻机会。对Satoransky来说,得分必须要成为他比赛的重要一部分,否则他在轮替阵容中的贡献就太少了。

所以对巫师而言,他们的命运取决于Oubre能更稳定的投射,而Satoransky能在比赛中更多的得分。如果他们能做到这些,这些角色球员正好能赶在2019年自由市场之前提升自己,这个时间点之前华盛顿将没有太多选择去替代他们。

那个夏天,巫师将为4名球员付出1.08亿美元的薪资空间(Wall、Beal、Porter和Mahinmi)。Morris可能会去自由市场获取一份价值更大的合约,Gortat大概也会离开。华盛顿将面临选择:以惊人的支出带回和现在球队结构差不多但稍弱的一个版本;交易走一些有价值的球员;或是在严苛的财政压力下重新填补球员名单。

所有这一切的残酷之处在于Wall将先完成他那性价比极高的两年合约,而巫师几乎无力利用它。在Wall签署他的下一份超大合约之前(Wall在2017/18赛季薪资1810万美元,2018/19赛季薪资1920万美元),华盛顿的薪资还是比较灵活的。但是很不幸,由于华盛顿的一些续约和合约到期的时机太糟糕,他们没有太多机会操作,没有足够的薪资空间在不改变球队基本构成的前提下为球队增添有价值的人才。

连续性的代价是高昂的。同时满足Wall、Beal和Porter的市场需求代价不菲,特别是当球队还在寻找板凳暴徒的时候,其结果就是无法两全其美。如果华盛顿有原罪的话,那幺最大的原罪就是匆忙的卡死了自己的薪资空间。Mahinmi是个好球员(如果没有受伤),只是在错误的时间签署了错误的合约,其结果将持续影响巫师多年。

相关阅读: